幹話不只是一種狀態,更是一種心態

工程師幹話
6 min readDec 23, 2017

「幹話人人都會講」這項命題,其實跟「人人都可以當廚神」一樣。雖然每個人都有可以成為幹話王的資質與機會,但很多時候,你以為那是幹話的,充其量,只能說是廢話或屁話而已。

廢話、屁話、與幹話,這下中上三品是截然不同的,你要先能夠分出層次上的差異,才能夠進一步賞析:

  • 沒辦法解決問題,對事情沒有任何幫助的話,這叫廢話。
  • 更進一步,如果不但不能解決問題,還想要搓掉問題,讓問題憑空消失,這叫做屁話。
  • 不但不解決問題,還要解決提出問題的人,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幹話。

幹話是一種由內而外散發出的氣質。你要有一股炙熱、強烈、不可自抑地想要把別人幹掉的意念,才能夠講出擲地有聲的幹話;你要有一顆想要幹人的心,才能夠不鳴則已、一鳴驚人,不幹則已、一幹,就是幹番天。如果你只想當個好人,凡事搓湯圓,維持皇城之內的和氣,你只會講出屁話;當你隨時覺得自己高人一等,俯視天下,鄙夷眾生,你才能講得出幹話。

很多時候,我們太過看重幹話裡頭的內容,而忽略了講幹話的當下是一種怎樣的情境和氛圍。講幹話,就像演唱一首清越悠揚的歌曲一般,固然歌詞很重要,但不是一切,能夠成就藝術的,更包括如何將詞、曲、歌藝以及表演空間綜合組成完美的演繹。幹話的重點不只是講了什麼,還包括怎麼講,對著誰,用什麼姿態講。你不要只關心講幹話的嘴,要拉遠距離,你才能看到講幹話是怎副嘴臉。

在周圍其他的人眼中,可以看到,在真正會講幹話的人身上,有一股猶如熊熊燃燒的能量,光芒萬丈,讓人無法正眼逼視,這種能量,我們稱之為氣燄。真正會講幹話地人,在舉手投足之間,都洋溢著丰采,這般狂放、這般不羈,讓人不禁打從心底喟然讚嘆,啊!這就是權力的傲慢!

我們其實不認得什麼是幹話。這也難怪了,在我們卑微渺小的短暫人生裡,總是看到幹話混跡在廢話與屁話當中,這世上有太多廢話與屁話,讓人眼花撩亂,目不暇給,真正偉大的幹話只是滄海一粟。

但是,在出色的幹話到來得時候,你一定會知道,不但力道猛烈,讓騷人墨客為之佇足,還可以讓前後的廢話與屁話,都變成幹話,就像是你在 MOBA 遊戲中施展了魔法技能之後,接下來的普通攻擊,也都加上了魔法加成。真正的幹話就是有這種魔力。

火侯不夠的人就算在職場上打滾多久,也頂多只能講出廢話。比方說這次的 kickoff 會議,有個傢伙這麼說:

「我今天找大家來,是因為要達成一項重要的商業目標。公司最近與另外一家夥伴談成了一筆合作,我們要將我們和他們的系統橋接起來,我這邊已經初步做好了我們這一端的用戶操作流程,整個概念的 mindmap,也畫了一些 mockup,請大家協助我評估完成這項專案的難度,需要多少工時,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完成?」

工程師開炮了:「怎麼可能估得出來?我們在五分鐘之前才聽說這件事情,說要橋接別人的系統,但我們對這套系統一點都不了解。我們取得了對方的 API 文件了嗎?接觸過了對方的技術窗口了嗎?對方技術窗口什麼時候可以開始跟我們合作?對方用的是哪種技術?用哪種方式連線?系統有多大?連個基本的技術輪廓的鬼影子都沒有,要怎麼評估?」

「我必須強調,公司非常看重這次的合作,而且期望可以儘快看到成果。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放下原本的成見,相互配合,共同完成這項使命。」

「…我自己也已經做了很多功課,花了很多時間發想,所以大家今天才會看到這些 mindmap 與 mockup,才會找大家進來這個會議。與對方交涉非常辛苦,而且,在交涉之前,我們應該要先有一套自己的評估,才有辦法進行後續的交涉。」

「…我找大家協助我的事情真的非常簡單,就只是評估一個時程而已,既然我都已經借了會議室了,我們就應該要在這個會議室裡頭,討論出時程,不然我們就浪費了這件會議室,也浪費的大家一個小時的時間,最後,我們所浪費的,都是公司的資源。」

「公司公司。你知道公司幹嘛在你的桌上放一支分機嗎?就不能在討論什麼時程之前,先打個電話給對方,問問看對方有沒有什麼現成的文件,然後 email 過來嗎?打這個電話還不用算進你的手機月租費還是通話費,你到底在堅持什麼非要現在就評估時程不可?還是這個電話你不想打?我可以幫你打!」

「我個人沒有任何的堅持。我想大家還沒有了解我的意思,說真的,我想強調的就只有一點而已,就是公司非常看重這一次的合作。請大家能夠好好配合,我們要的就只是一個簡單的時程而已。」

跳針了。你看這傢伙多窩囊,明知道同樣的招式對聖鬥士用第二次是不管用的,不但沒有解決問題,也沒有解決人。這種不管用的話,只是廢話。

我們來看看什麼是幹話。

你是一名產品主管,今天,是要討論接下來的年度產品 roadmap 的時候,說是討論,但你清楚知道,一定只是你這邊單方向的佈達而已,而且即使是年度 roadmap 這種事情,你也不會紆尊降貴上台報告,你只需要坐在一旁,靜靜看著底下的小 PM 表演,看他們逐一拿出精美的圖表,舉出一向又一項的效益,講述一大堆琳琅滿目,但你和小 PM 都不知道是否可行的企劃。

「…以上就是我們所規劃的年度 Roadmap,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什麼問題?」小 PM 清了清嗓子說道。問有沒有問題只是個形式,因為不該有問題,但也是個重要的形式,我們需要這個形式,確認整個組織都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。

但還真沒想到,有個不識好歹的工程師提了問題:

「我們的產品同時有 desktop 版本與 mobile 版本,兩者都是線上產品,但之間的功能落差已經有兩年之久,為了 mobile 版本的功能,我們開發出了很多新的後端 API,但也就代表著我們同時得要維護新舊兩套 API,只要 desktop 版本不追上,我們就無法移除很多不合時宜的後端機制,最後都會變成技術負債。在這次的 roadmap 裡頭,看起來我們明年度還是要在 mobile 上瘋狂地增加新功能,在 desktop 方面沒有隻字片語。我們能不能改善我們已經遇到的問題,調整資源與時程,讓 desktop 版本追上 mobile 版本?」

小 PM 不知道如何回答,望向了你,用無助的眼神向你求救,整個會議室的目光也都望向了你。你皺了皺眉,「真是個沒用的傢伙」,你暗自嘟囔了幾句,「這麼簡單的場合,居然也要我親自出馬」。你欠了欠身,環顧四周,你知道你得要震攝整個局面,如果只用答案來回應問題,只會淪落到廢話與屁話的程度,要用另一個問題回應問題,才能夠將提問的人徹底扣殺,一刀斃命。你需要拿出一句幹話,用溫柔且堅定的語氣,講一句鏗然有力的幹話。

「難道,我們今天列在 roadmap 上的這些規劃,就不用做了嗎?」

這時候你要稍停半晌,讓子彈飛一下,讓幹話在靜下來的會議室中不斷迴盪,讓大家仔細咀嚼這句幹話的真義。你知道,時候到了,這時候我們可以用輕描淡寫的屁話,當做會議的尾聲。

「一直以來,我們都另外,做 dekstop 產品與做 mobile 產品,最後要得到的是不一樣的使用者體驗,也需要完全不一樣的產品面上的考量,所以我們會分開來規劃。在 desktop 版本上要做什麼,什麼時候做,我們會另外再找時間安排會議討論。」

你沒說要解決問題,也沒有說不要,沒有結論,也沒有承諾,你把問題留在以後,但其實也沒有後續,如果你光只是這樣回答而已,只是屁話。但是因為你先講了一句幹話,接下來的廢話與屁話,也都一起上升到了幹話的高度。

你又再一次華麗轉身,完美收場。

--

--

工程師幹話

老闆有交代:你要寫這種東西,好歹用個匿名帳號~